你算哪块小饼干

江澄生贺文

  “舅舅!”

  江澄正在处理宗务,突然,一个金黄色的团子跑了进来,扑到他怀里。江澄紧皱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他起身抱起金凌,揉揉他的脑袋:“怎么咋咋呼呼的,像什么话!”

  刚才还粘人得紧的金凌小盆友瞬间不高兴了,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满地盯着江澄,气鼓鼓地:“舅舅,你不可以摸我的头!会长不高的!”

  江澄挑挑眉:“谁说的?”

  “小叔叔说的。”金凌小盆友毫不犹豫卖了自家亲亲小叔叔。

刚进门,金光瑶就听见这么一句,看到江澄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不知为何,他有点方。

  “你小叔叔自己都没多高,你信他?”

  金凌点点头,又摇摇头。

  江澄如愿以偿的看到了金光瑶有些抽搐的嘴角,他放下金凌:“自己玩去。”

  小金凌撇撇嘴,不情愿地跟江主事走了。

  门刚关上,金光瑶便从背后抱住江澄:“这么久没见,阿澄有没有想我?”

江澄拍开他环在自己腰上的手:“没有。”

  “阿澄可是嫌弃我了?”说着便一副泫然欲泣状。

  “行了,多大的人了,那么爱演,要不要我给你搭一个戏台子让你上去唱两句啊?”

  “只要阿澄愿意听,唱多少都没问题。”

  “得了吧,我可使唤不动您金大宗主,仙督大人。”说着,又拍掉了金光瑶趁他不注意再次环上他的腰的两只手。

  深知自家爱人性子的金光瑶并不生气,直接黏了上去,像只大型犬一样赖在江澄身上。

  “阿澄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啧啧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阿澄那么好看,你说呢?”金光瑶凑在江澄耳边说着,暖烘烘的鼻息扑在江澄脸上,惹得江澄红了耳根。

  “厨房在那边,自己滚吧。”江澄胡乱指了个方向,把金光瑶推出了房间。

成功把自家爱人撩到耳红的金光瑶心满意足地去了厨房,然而,在看到厨房的一片狼藉之后,他有种想破口大骂的感觉。不用说了,绝对是薛洋干的好事。金光瑶同志表示他要给薛洋增加些事情了。

  正在陪着江宗主游湖的罪魁祸首打了个喷嚏,呵,绝对是小矮子又想暗算我,薛洋同志也决定给金光瑶找些麻烦。

 

  在厨房捣鼓了大半个时辰,金光瑶同志终于大功告成,一碗莲藕排骨汤做底料的长寿面被从已经看不出它原来是什么样的厨房里端了出来,香气四溢。

  金光瑶笑眯眯地放在江澄面前:“阿澄,生日快乐,在下不才,委屈江宗主了。”

  江澄感觉眼眶有些湿润,他没有说话,只是大口吃着面,许久,才小声说了句谢。

  金光瑶笑着将人搂在怀里:“阿澄,对不起,未经你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

  江澄笑了,眸中似有星辰千万:“我也是。”





---------------------------

祝全天下最好的阿澄生日快乐!

太太说出了我的心声

蛋蛋de优桑~:

随便发点牢骚什么的
新写的这篇文我本来设定是甜甜的,后来分析澄澄和周围人的性格时越来越气,就想着干脆澄澄黑化算了(一发不可收拾)。
江枫眠的话,本来我可以麻痹自己告诉自己他不是不爱澄澄,只是为了锻炼自己的儿子,后来。。。呵呵,尤其是看了动漫以后,只想叫一句渣爹
江厌离,大家都在她是最好的师姐。。。可是我觉得她不是个特别好的姐姐,真的。。。可能是我太偏心了?反正作为姐姐其实我是不可能做到一碗水端平的,肯定会偏心自己弟弟的,师姐她。。。好像更加偏心魏无羡。
魏无羡,小时候包括去祠堂之前我都挺喜欢他的,性格好,人缘好,跟谁都混的开。但是他好像是真的毫无偏见的可以豁出命救每个人(绵绵,忘机,温宁,温情)所以剖丹的事情。。。更像是他出于自己心中的大义。。。而为,不过我还是相信他是对澄澄还有特别一点的兄弟情的,直到观音庙里那次不分场合的表白,呵呵,无话可说。然后他们两个给我的感觉,魏无羡是澄澄唯一的朋友。。澄澄对魏无羡来说是众多的朋友之一。
第一次看文的时候挺喜欢这三个人的,后来。。。越看越气,可能是我偏心了吧。

【双杰】未见故人


将来你做家主,我就做你的下属,像你父亲和我父亲一样。所以,闭嘴吧。谁说你不配做家主?谁都不能这么说,连你也不行。敢说就是找揍。    

江澄哼道:“就你现在这个样?能揍谁?”

......

“宗主,蓝宗主来访。”

江澄正发着呆,回想着曾经的一幕幕,却叫一道声音打破了愈飘愈远的思绪。

“蓝曦臣?他来作甚?”那漂亮的眉眼皱了起来

“弟子不知”那名紫衣弟子恭敬的答道

江澄头疼的揉揉太阳穴,起身去门厅会客

 

“不知蓝宗主前来莲花坞有何事”

“过几日便是清谈会,蓝某是前来送请帖的”依旧是那温和的笑颜

接过请柬,客套寒暄了几句,蓝曦臣便御剑回了云深不知处

清谈会啊......

捏着手里的请柬,江澄的思绪又飘到了远方

 

曾经的清谈会,都是江枫眠去参加的,有时也会带上他和魏婴,父亲商谈正事,他和魏婴便嬉戏打闹,除了有时突然冒出来的温家人会趾高气昂的骂几句,倒也快活

如今,温家是不存在了,可一起消失的还有父母,阿姐和再也回不去的曾经,连当初口口声声说着“姑苏蓝氏有双璧云梦就有双杰的”魏婴,也食言了。什么云梦双杰,到头来不还是一场空,谎言罢了。偌大的莲花坞只剩自己一人苦苦支撑。

 

罢了,这时候还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将所有杂念抛出脑后,江澄又忙碌起云梦的宗务

 

是夜,江澄独自一人坐在屋顶,仰望那遥不可及的星空,一口闷了一坛天子笑

“魏婴”江澄微醺的念叨着,“魏婴你个骗子,当初说好的一辈子不背叛呢......”

恍惚间,似乎又见当年勾肩搭背的两个身影,一人如无骨一般攀在另一人身上,那人虽是嘴里念叨着要打断他的腿,却是任由他赖着......

“魏婴......”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





~~~~~~~~~~~~~~~~~~~~~~~~~~~~~~~~~

这里一枚新人,去年底入的坑,第一次写文,希望大家多多包容,提一点建议

加粗部分是引用原著,整篇时间线大概是魏婴死后第一年

祝各位食用愉快